拿破仑的仆人说:“仆人眼中没有伟人。”

因为每个人都有DISC,都有阴晴圆缺。


本科时候我是985里的拿一等奖学金的文科生,连计算机编程都能拿98分。但有一门课很认真学习和复习,最后还是挂科——不是微积分,而是李泽厚先生开创的《美学》。


明明每一个中国字都认得,明明知道它里面都是高大上的理念,明明抓破脑袋去思考,但就是看不懂想不通,导师说我的逻辑完全错误——至今也不知道错在哪里。


但我知道李泽厚很了不起,是学术界的恒星,我等凡夫俗子只能仰望星空。


但最近李泽厚大师的人设崩塌了。我看六神磊磊的文章《李泽厚:书生意气和婊里婊气》,主要说的是,李泽厚在金庸逝世悼词里,念念不忘的是金庸只给他6000美金的“小气”。





一开始我看到,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:您可是堂堂一代哲学大师啊!居然叽歪的都是“连100块钱都不给我”的事情——我觉得我当年不应该挂科!因为你这样的逻辑我理解不了也不是我的错!!!

 

后来我回心一想,拿出自己的专业知识来:这无非就是一个很C的大师又犯了睚眦必究的老毛病而已。


C计较的并不是输赢,他不是像D那样一定要和你一较高低,他只是希望“声张”自己的“逻辑”。


各位注意,是“声张逻辑”,而不是“伸张正义”。第一,他不在意这个“逻辑”是否为普世真理,是不是正义——C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真理,只相信世界上有强势逻辑。第二,他根本不需要“伸张”——伸张往往意味着要获得一个事实的结果,C认为他说出来了,就是结果,你无法反驳,这就是最大的结果。

 

因此纯C很热衷于弄出一套玄奥的哲学(例如李泽厚与他的《美学》),而爱因斯坦则认为:一个理论你无法用三句话让一个普通人明白,就证明你自己也根本没搞懂。

 

而不管是李泽厚还是爱因斯坦,学术没有对错,DISC也没有对错。


这个世界是多元的,我也可以理解,李泽厚的书生意气。